[第一部分] http://cett.pixnet.net/blog/post/151365044

[第二部分] http://cett.pixnet.net/blog/post/152036952

[第三部分] http://cett.pixnet.net/blog/post/153667661

 

欲轉貼本站文章者,請註明出處及網址,謝謝您的配合.

 

該遊戲在kongregate 的網趾.

http://www.kongregate.com/games/Pseudolonewolf/mardek-rpg-chapter-1

 

4-7-2012 16-49-17  

Mardek : 對對, 怪東西閉上你的嘴! 我... 我得回去稍做休息...

Deugan : Mardek, 我不知道其實發生了甚麼或這意味著甚麼, 但我認為我們現在應該回去了... 所以來吧, 我們走...

後來 Mardek Deugan 回到他們家門前.

 

Deugan : 唷, 好件怪事發生了... 我需要回家了, 所以, 呃... 再見 Mardek. 我希望你不會因為那東西而發生不好的事!

Deugan回他家去了, Mardek 也進了他家門, Mardek 的母親說他回來晚了. 還好沒說太多就叫 Mardek上床休息去.

 

  Mardek : . ...

4-7-2012 17-10-17  

4-7-2012 17-10-40  

Rohoph : (但是由於我強大的法力和在這個 '關係' 中的優勢地位, 你不能得知我任何的精神活動. 啊哈.)

Mardek : .吓?

Rohoph : 沒關係, 你可是要問我些甚麼嗎? 宿主? 我想我會做到最好的去解答; 我是說, 我們今後必然花很多時間一起, 所以最好互相培養一下.

Mardek : 好啦, 我只是想要知道你是誰! 你是甚麼?

Rohoph : 嗯... 雖然看似簡單, 那是其中一個你遇過的最複雜的疑問...

簡短地說, 我是... 一個治療者. 對, 是那麼說. 我是一個魔法師, 具備強大的魔法能力, 專門從事光明元素回復魔法等等. 居住在你體內的我能夠在你未來會遇上的戰場上把我的一些力量借給你. 記住它.

但同時, 我知道那不是個令人滿意的回答, 我是, 呃... 一個 '天使'? 你們是那樣叫的?

Mardek : 是指你是天國的東西們中的一個?

Rohoph : 沒錯吧... 我想. 我查找了你頭腦裡的生字詞典找到了這個表示我是甚麼的語彙. '來自天國的一個生物'. 對, 那似乎比較貼切.

我來到這裡是因為... 嗯, 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 我不覺得這會帶來甚麼損害, 但我也不覺得這會帶來甚麼好處, 所以最好還是不說為妙.

Mardek : 噢啊! 所以你連為甚麼在我體內也不告訴我?

Rohoph : 呃. 我你體內, 你表達得很好, 因為我當時沒有選擇. 如我所說, 我的身體隨著我的, 呃, (可惡! 沒有字彙!)... '飛行東西' 在這裡墜毀而死亡, 我的靈魂也即將要脫離今世...

噢, 真幸運! 我已經思索過當你進入我的, 呃... 飛行東西! 我得道歉, 可是那機會實在太棒了, 而且處於純粹的靈魂形態時根本沒有說理的能力.

我在今世仍然有很多事務得處理. 沒錯... 我在你們的這個星球上的原因與此有關.

可是我仍要時間回復. 死亡削弱了我不少! 這也是可理解的.

在我向你提起任何事之前我會保持緘默... 所以你最好接受我對我的過去的嚴肅又冷淡的無言, 還有我的個人或意圖也在未來的幾年裡都別問!

Mardek : 好啦, 你說太多了, 東西!

Rohoph : 我的名字是Rohoph, 不是 '東西'. 而嗯... 我真的說太多了? 可我是這裡唯一擁有足夠的知識去提供任何種類的解說! 嘖!

不論如何, 我會在未來幾年相當地安靜. 我仍會留在你身體裡, 可是我會堅持著去恢復我的一些力量.

在那段期間, 我肯定你還是能適應我, 我也會適應你. 沒錯, 這會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家庭友愛狂熱, 我肯定! 我們會共享各種各樣的瘋癲, 滑稽的胡鬧, 誇張的賣弄和狂歡作樂, 大概是這樣!

Mardek : 好啊, 聽來很有樂趣!  

Rohoph : 的確是的. 但是現在, 休息吧, 宿主. 我們明天不能又瞌睡又無生氣似的... 這大概會是一段漫長的日子...

4-7-2012 17-33-10  

於是Mardek睡著了.

 

. . .

4-7-2012 17-38-28  

 

Balthazar : Rohoph逃走了, 你們知道的. 他乘坐了其中一架galloper 飛走了, 嗯嗯. YALORT知道他去了哪裡.

Gaspar: 他必須要血淋淋的被燒毀!! 燒他吧!!! 把他血性的臉燒熔還有他的袍! 他的白袍!! 他的碎屑的白白的袍袍!! 它一定要燒掉!! 燒—掉—!!!

4-7-2012 17-48-10  

Qualna:不理會這些毛蟲怎樣表達他們要說的話, 我的確同意; Rohoph必須被消滅. 不能任由他把他的知識散播開去! 如果他集結到足夠的反抗勢力 - 他似乎正在試著做 - 然後,啊呀閣下們, 有一天由日落到日出為止我們完全的和真正地完蛋了!

Moric: 對,殺死他. 殺死那個叛徒. 讓他的血流失, 他的肉體變冷, 他的運動神經的功能降級停息然後他整個存在變得無常, 他的身體一個空殼, 他的靈魂一個漫遊者. 對—, 噢—, 我十分想看到他冷卻的肉體上爬著十萬條蛆, 慢慢地在殘骸上咬啊咬啊咬,對—, 對——...

Gaspar: Moric, 你是個熔煉出來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伙計!! 然而我認為我會喜歡製造一個我在戰火中把他毀滅的恐怖白色荒蕪的景象!! 血淋淋的.

Qualna:哎呀Gaspar, 那對你來說是非常地有詩意啊! 我很意外啊!

Gaspar: 我會樂意去給 *你* 展示一個詩意的迷宮!! 我會把你困在裡面, 隨著你徒勞地嘗試逃離你必定要受到的痛苦的時候你大嚷著豆腐凍狀血塊似的尖叫!! 你會慢慢地失去理智發狂, 而我只會笑!! 大笑!!! 不停地大聲狂笑!!

4-7-2012 17-57-40  

Balthazar : 大人, 你是怎麼想的? 我們應該幹掉他, 嗯嗯? 但我們怎樣去做?

Anu: 沒錯, 部下們.如果那個擅離職守者, 叛亂份子, Rohoph, 留在外面不管的話, 雖然他獨自一個不會對我們造成太大威脅, 可他會集結其他同盟, 而他是煩人地擅長會做.

我們要幹掉他, 還要快. 他是唯一一個知道的, 所以如果他死掉的話我們就無憂了. 我們做得不明顯, 他們在太遲之前都不會察覺.

Balthazar : 我們之中其中一個去阻止他. 誰會去? 有自願者嗎?

Melchior: 我喜歡自願者. 他們味道像櫻桃, 但是只有在你相信的時候是. 如果你更喜歡香蕉, 愛和幸運總是帶一點蕉香味. '蕉香味'. 那說出來是個奇怪的詞語. '蕉香味'. '蕉昋香蕉香香蕉蕉味'.

Gaspar: 我火藥庫似地堆積著手腿抽筋!! 還不能去.

4-7-2012 18-02-50  

Moric: 我手上的亡魂永不足夠. 所以我會就此機會去見證這一個. 我希望這一個會是又慢又痛苦的死亡; 那種滿足感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其它東西能相比, 對——... 只是想像著這些我就已經... 噢——...

Anu: 是是. 你很可怕. 我不能說你走了我們會想念你, 所以你願意去就最好. 如此的話我們全都收益了.

乘上一架戰艦去跟蹤 Rohoph的蹤跡. 這樣應該很容易就能追蹤到他的去處然後把他解決. 現在去吧.

Moric: 是——, 我的主人...

Anu: Rohoph被解決之後, 就沒有任何事會阻止我們... 不... 很快地, 銀河就是屬於我們的了!!! 哈哈哈哈哈!!!!

Melchior: 你不是指 *我們的* 嗎? 長官? 我們一起幹這事的. 這裡不是只有你.

Anu: 是的, 正是那樣說了的. 你有在聽嗎?

Melchior: 甚麼? 是嗎? 不, 我沒在聽. 我腦裡有個美妙的旋律. 我當時正在聽. 它聽起來就像 '啦— 啦— 啦—啦——啦, 啦— 啦— 啦— 啦—...'

Anu: 唉...

4-7-2012 18-09-0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tt的部落格

C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